三好公民

脑洞三千笔力为零
王牌坑手
噢耶

【武白】女孩们的茶话会


*武白
*真的是武白
*月青闺密向
*教徒交份猫粮
*现代拟人ooc
*爽文没什么技术含量

【其实是一个借月青两位小姐姐的嘴变相秀恩爱的猫男男】

====================

“久等了。”

“不,其实我也没到多久,你喝点什么?”

“明明是我约的你,还是不太好意思。”

“别这么说。”明月用手中的饮品单敲了敲小青的脑袋,“你要是再这么客套下去,我们又要开始尬聊了。”

“说的也是。”

对小青来说,与明月的关系变化充分印证了“女人都是善变的”这句话,如果时间往前推一个月,那么就算地球爆炸,她俩也绝不可能在一起聊天喝茶。

“那么,你这次是为什么找我出来?”

“啊,是为了武崧和白糖。”

“我以为是你自己的事。”

“这事听上去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一壶玫瑰花茶怎么样?”小青指着单子上的优惠饮品道,“我最近经济紧张,入手了好多套小裙子即将吃土,诶扯远了,本来我是个吃瓜群众,可白糖最近莫名总来找我,唧唧歪歪说一大堆,大概的意思就是倾诉少年恋爱的烦恼。”

“我都可以。倾诉这种事,找大飞不是更好吗?”

“我也问过他同样的问题,可他说在他看来女生对这方面比较了解。”

“他还把你当女生看啊……开玩笑的,那也就说,不解决他俩的问题,你就会一直被当成知心姐姐,是这个意思吧。”

“大概,我不太会安慰人,所以他每次来找我,我都觉得很……烦躁?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这么多话。”

“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帮他们解决恋爱问题?”

“对,我实在是想不到谁能帮我解决这个事情,虽然你也不一定能搞定,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吧。”

“那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啊,我酝酿一下……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他俩谈恋爱谈一个月了,因为这两个人是互相掰弯,所以跟同性谈恋爱就没什么经验,白糖就想从网上找些论坛什么的学习一下,但他的搜索姿势可能有问题,出来的都是一些有小弹窗的网站,有一次正巧被他辅导员看到,差点被削。”

“应该是让人可怜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的想笑呢。”

“别说你了,我听到的时候也差点没绷住,啊谢谢。”小青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花茶,继续说道,“然后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就给他拷了一堆txt,告诉他是学习资料,白糖倒也真的上心,居然把全部都看完了,看完以后,他觉得他跟武崧这个恋爱谈得太不像样了,武崧你知道的嘛,平时的时候嘴皮子特别溜,但不太会说什么浪漫话,这方面他跟个棒槌一样。”

“你一开始说学习资料,我还以为白糖对那方面有什么不满。”

“……虽然脏了点,但其实一开始我也这么觉得,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是这么顶着一张冷漠脸说出这些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话的。”

“可能是习惯?然后呢,他怎么说?”

“他就去找武崧啦,说什么他俩这恋爱谈得不对,感觉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还像哥们儿似的,武崧也不知道要怎么搞,所以每次白糖提这个事情的时候,武崧就强行摁着他亲一嘴儿……”

“等一下,”明月抬手打断小青,“你确定他在和你倾诉少年恋爱的烦恼而不是在恶意秀吗?”

“某些时候我们的想法还真是惊人的不谋而同……但我觉得白糖也不是什么好货,他那个脑子想不到这些的,其实我有看到武崧悄悄在手机上看什么……什么什么教说情话之类的文章,可是没办法他手速太快了,我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就锁屏了。”

“那你可以跟白糖说说这件事。”

“你以为我不想啊,首先不论我会不会被武崧剐,如果白糖去找他当面对峙,他连承不承认都还不知道,所以我就迂回地表示了一下武崧也在努力学习怎么谈恋爱,诶不行说这么多累死我了。”小青仰头灌了口茶,“结果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啥啊他根本就不信,那我能怎么办,我也好绝望的。”

“这是花茶,你大可以不必搞得像喝扎啤一样,小心烫嘴。”

“用动作来表达一下我内心的不满。然后白糖就说,他们两现在动不动亲亲摸摸的,搞得连哥们儿也不像了,像炮友。我真是搞不明白了,他们纠结的点到底在哪,恋爱该怎么谈?还是在谈恋爱的玩什么角色扮演游戏才正确?”

“我觉得,他们两个互相掰弯,但是彼此都还不知道怎么样处理这段感情,听上去两个人都想努力对对方好一点,只是可能使劲的方向不太对?离原来的目的越来越远了,要是他俩还这么尴尬下去,大概再有一两个月就得黄,现在最好的方法应该就是让他俩好好谈一谈,不是之前那种拐弯抹角的,要直接。”

小青被明月突如其来的长篇大论给说得一愣一愣的:“我发现你还挺能抓重点的嘛,可以去当个人生导师什么的,拯救一下失足青年。”

“明月老师教你做人?”

“可以啊你,都会开玩笑了。”

“这样吧,你约白糖,我约武崧,他俩见个面再说。”

“那我们怎么办?溜了?”

“溜什么溜,最好是暗中观察,谁知道他俩会有什么展开。”

“啊我不想看现场的亲亲摸摸。”

“我也不想,打电话了啊,我们换个位置。”

分别给武崧和白糖打了电话后,两人换了个相对隐蔽的位置,为了降低耻度,小青还特地从包里摸出一副墨镜。

“我觉得你这样更耻了。”

“闭嘴,现在没有人认识我。”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茶屋,就算白糖脑子不怎么转得过弯来,也明白了眼前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相对无言了一会儿,白糖开口了,大概是在跟武崧解释为什么,距离太远了她俩也听不太清。

白糖说完后,那边又陷入了沉默,远处的两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尴尬。

“这样行不行啊?”

“看着吧,行不行也就只能这样了。”

令两人感到意外的是,武崧不管旁边是不是还有人,直接把白糖拽进了怀里。

“完了我觉得他们俩还没说清楚。”

“不一定,你看。”

限制级的镜头并没有如约出现,取而代之的是笑得停不下来的白糖,武崧通红的耳朵脖子脸,和两人紧紧交握的手。

他们走出茶屋的同时,小青收到一条短信。

『小青姐你太棒了,我们没事了哈哈哈哈哈哈武崧他太可爱了,找你果真没错,谢谢啊!』

“就这么,没事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你那张晚娘脸是怎么回事。”

“……我好气,但还是谢谢你,你可以出师了,拯救失足青年去吧明月老师。”

“包括你吗?”

“你……!算了仙女不生气,不给魔鬼留机会。”

“跟你一起喝茶很开心,记得结账啊。”

不用操心,该在一起的,自然会在一起。

END

哈哈哈哈哈各位圈友大家好,今天吸猫了吗?

脑袋里想到这个梗就是一瞬间,对话体还真是难写【菜鸡笔力再现江湖

一个小短打,各位看得开心就好哈【

至于武崧说了什么,我会补完一个武白的场合,从武白的视角来说这个故事,我会尽快的哈!【快住嘴吧你。

最后,崧崧真好,真可爱

评论(10)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