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公民

【武白】男孩们的小心思

*武白
*现代拟人ooc
*算一个补完
*会比较短小
前戏【???】走这边↓
嘿嘿嘿

【白糖】

白糖最近谈了个恋爱。

这不是他第一次谈,但这是第一次跟同性谈。

讲道理,他和武崧不是属于一见钟情的那种,具体什么时候开始迷上的记不清了,反正就是某一天武崧抓他手的时候,像是有什么类似电流的东西噼里啪啦从手腕炸到大脑。

我完了。那一瞬间他这样想。

这种日积月累产生的感情,一下爆发出来就会很吓人。

他不是没为这个苦恼过,如果只是他单方面弯但武崧没弯,那就很尴尬了。

有没有可能他也被我电了一下?

少年的忧郁,比少女还要无解。

但还好,这个事情没让他烦恼多久,他俩在一起了。

白糖觉得那几天他的心理状态就是「我好高兴」「他居然也弯了」「被我掰的哈哈哈」。

然后这样过了几天,他又开始烦了。

他觉得他俩的相处方式还是迷之哥们儿,跟网上那些小文章一点也不一样。

以前跟小姐姐们谈恋爱的时候,都有一个惯用套路,看个电影,逛个街,买个小礼物,吃个饭,不高兴了就花式哄,但是这些能对武崧用吗?

他真的是六神无主了。

然后他去跟武崧表达了一下他的想法,没想到那货按着他就亲了一嘴,然后就两人迷之陷入害羞和尴尬的循环怪圈。

明明是你先下嘴的你不要先别过脸好不好。

为了走出这个怪圈,他打算找小青姐商量一下这个事。

商量来商量去,也没什么进展,他觉得有几次小青姐都要控制不住打爆他的头了。

绝望。他这样想。

没办法就得先哥们儿着,可他总觉得两人之间越来越尴尬了。

过了两天,小青姐打了个电话给他,说约他到他们经常去的茶屋谈谈,他觉得事情终于出现转机了。

直到他在茶屋门口,转头看见了武崧。

诶操。


【武崧】

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比如他会喜欢一个男生这件事,就没法解释。

他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感觉,大概是,在我心上用力开一枪的那种感觉。

跟同性谈恋爱有一些超出他的控制范围,对这类事情他会本能地感到慌乱,再加上他感觉到白糖似乎对他们两个都关系有点点不太满意,这让他更不知所措了。

武崧从来不觉得他在谈恋爱这方面有什么天赋,以前谈过的女孩子,跟他分手的理由几乎都是「你很帅,人也很好,唯独在感情这方面,像个棒槌。」

他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与其说不好意思,不如说是脑内词典没装这方面的安装包。

白糖给他的感觉跟其他人不一样,所以当他对他说“我觉得我们俩现在还跟哥们儿似的”时,他下定决心去学一学。

强行下一个安装包。

他开始在网上搜罗各种各样的学习资料,判断系统大概这时候出了些问题,不管什么样的网页他都点进去学一学,差点被小青看见。

谈恋爱使人变傻。

他对镜子练习了几天以后,这方法也是网上看的,他决定约白糖出来,顺便验收一下学习成果。

结果在这个时候接到了明月的电话,说是有个要紧事,他便应约去了茶屋。

顺便给自己一个缓冲消化脑内演习的时间。

然后他推开门,就看见了一脸“???”的白糖。

嗯?这么巧的吗?


【武白】

白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这件事情给武崧讲完的。

他觉得他快尬死了。

所以此时他并不知道武崧脑内的小剧场有多精彩纷呈。

「……拥抱是表达你爱意与对对方珍重的好方法,当然也别忘了凝视,双眼间的交流包涵了千言万语……」

武崧伸手,一把把白糖拽进了怀里。

“诶你,这这么多人呢你先放开。”

「……说出你心中的爱意,大胆一点,直视对方的眼睛,事半功倍哦♡……」

“我不知道你还做了那么多事情……我,我想说……”

不行,武崧心想,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紧张,下一句怎么说来着?

「……告诉ta,ta对你有多重要……」

“我,我会努力让你满意,就……无论你以后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我反正是,不会放开你的。”

武崧盯着白糖的眼睛——它们也是让他对白糖动心的一个原因——觉得对方眼里的自己真是窘迫得不行。

“你……”白糖盯着他看了一会,突然紧紧回报住他,“你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呆子,别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

……

他俩牵着手走出茶屋的时候,白糖突然觉得,是怎么样都不重要了。

关键是武崧在他身边,就很好了。

还得给小青姐到个谢,女孩就是比较有办法。

“对了,你怎么能把这种事跟小青说呢?”

“……”

“有一天 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烂的人,当你遇到这个人后,会觉得其他人都只是浮云而已。”
                                                       ——《怦然心动》

END

————————————

各位圈友大家好,又是我,今天各位吸猫了吗?

这次比较赶,质量……大概还不如上一次【再给你一大嘴巴。

感觉我对这两个人的把握还是很差【什么这两个是所有

菜鸡笔力无力回天。

希望各位能看得开心【鞠个躬

最后,再来一次,崧崧真好。

【武白】女孩们的茶话会


*武白
*真的是武白
*月青闺密向
*教徒交份猫粮
*现代拟人ooc
*爽文没什么技术含量

【其实是一个借月青两位小姐姐的嘴变相秀恩爱的猫男男】

====================

“久等了。”

“不,其实我也没到多久,你喝点什么?”

“明明是我约的你,还是不太好意思。”

“别这么说。”明月用手中的饮品单敲了敲小青的脑袋,“你要是再这么客套下去,我们又要开始尬聊了。”

“说的也是。”

对小青来说,与明月的关系变化充分印证了“女人都是善变的”这句话,如果时间往前推一个月,那么就算地球爆炸,她俩也绝不可能在一起聊天喝茶。

“那么,你这次是为什么找我出来?”

“啊,是为了武崧和白糖。”

“我以为是你自己的事。”

“这事听上去是跟我没什么关系,一壶玫瑰花茶怎么样?”小青指着单子上的优惠饮品道,“我最近经济紧张,入手了好多套小裙子即将吃土,诶扯远了,本来我是个吃瓜群众,可白糖最近莫名总来找我,唧唧歪歪说一大堆,大概的意思就是倾诉少年恋爱的烦恼。”

“我都可以。倾诉这种事,找大飞不是更好吗?”

“我也问过他同样的问题,可他说在他看来女生对这方面比较了解。”

“他还把你当女生看啊……开玩笑的,那也就说,不解决他俩的问题,你就会一直被当成知心姐姐,是这个意思吧。”

“大概,我不太会安慰人,所以他每次来找我,我都觉得很……烦躁?一个大小伙子怎么这么多话。”

“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帮他们解决恋爱问题?”

“对,我实在是想不到谁能帮我解决这个事情,虽然你也不一定能搞定,但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吧。”

“那你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啊,我酝酿一下……事情是这个样子的,他俩谈恋爱谈一个月了,因为这两个人是互相掰弯,所以跟同性谈恋爱就没什么经验,白糖就想从网上找些论坛什么的学习一下,但他的搜索姿势可能有问题,出来的都是一些有小弹窗的网站,有一次正巧被他辅导员看到,差点被削。”

“应该是让人可怜的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却莫名的想笑呢。”

“别说你了,我听到的时候也差点没绷住,啊谢谢。”小青接过服务生递来的花茶,继续说道,“然后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就给他拷了一堆txt,告诉他是学习资料,白糖倒也真的上心,居然把全部都看完了,看完以后,他觉得他跟武崧这个恋爱谈得太不像样了,武崧你知道的嘛,平时的时候嘴皮子特别溜,但不太会说什么浪漫话,这方面他跟个棒槌一样。”

“你一开始说学习资料,我还以为白糖对那方面有什么不满。”

“……虽然脏了点,但其实一开始我也这么觉得,说实话,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你是这么顶着一张冷漠脸说出这些语不惊死人不休的话的。”

“可能是习惯?然后呢,他怎么说?”

“他就去找武崧啦,说什么他俩这恋爱谈得不对,感觉两个人的相处模式还像哥们儿似的,武崧也不知道要怎么搞,所以每次白糖提这个事情的时候,武崧就强行摁着他亲一嘴儿……”

“等一下,”明月抬手打断小青,“你确定他在和你倾诉少年恋爱的烦恼而不是在恶意秀吗?”

“某些时候我们的想法还真是惊人的不谋而同……但我觉得白糖也不是什么好货,他那个脑子想不到这些的,其实我有看到武崧悄悄在手机上看什么……什么什么教说情话之类的文章,可是没办法他手速太快了,我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他就锁屏了。”

“那你可以跟白糖说说这件事。”

“你以为我不想啊,首先不论我会不会被武崧剐,如果白糖去找他当面对峙,他连承不承认都还不知道,所以我就迂回地表示了一下武崧也在努力学习怎么谈恋爱,诶不行说这么多累死我了。”小青仰头灌了口茶,“结果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啥啊他根本就不信,那我能怎么办,我也好绝望的。”

“这是花茶,你大可以不必搞得像喝扎啤一样,小心烫嘴。”

“用动作来表达一下我内心的不满。然后白糖就说,他们两现在动不动亲亲摸摸的,搞得连哥们儿也不像了,像炮友。我真是搞不明白了,他们纠结的点到底在哪,恋爱该怎么谈?还是在谈恋爱的玩什么角色扮演游戏才正确?”

“我觉得,他们两个互相掰弯,但是彼此都还不知道怎么样处理这段感情,听上去两个人都想努力对对方好一点,只是可能使劲的方向不太对?离原来的目的越来越远了,要是他俩还这么尴尬下去,大概再有一两个月就得黄,现在最好的方法应该就是让他俩好好谈一谈,不是之前那种拐弯抹角的,要直接。”

小青被明月突如其来的长篇大论给说得一愣一愣的:“我发现你还挺能抓重点的嘛,可以去当个人生导师什么的,拯救一下失足青年。”

“明月老师教你做人?”

“可以啊你,都会开玩笑了。”

“这样吧,你约白糖,我约武崧,他俩见个面再说。”

“那我们怎么办?溜了?”

“溜什么溜,最好是暗中观察,谁知道他俩会有什么展开。”

“啊我不想看现场的亲亲摸摸。”

“我也不想,打电话了啊,我们换个位置。”

分别给武崧和白糖打了电话后,两人换了个相对隐蔽的位置,为了降低耻度,小青还特地从包里摸出一副墨镜。

“我觉得你这样更耻了。”

“闭嘴,现在没有人认识我。”

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两人一前一后进了茶屋,就算白糖脑子不怎么转得过弯来,也明白了眼前这个情况是怎么回事,相对无言了一会儿,白糖开口了,大概是在跟武崧解释为什么,距离太远了她俩也听不太清。

白糖说完后,那边又陷入了沉默,远处的两人都感受到了空气中弥漫的尴尬。

“这样行不行啊?”

“看着吧,行不行也就只能这样了。”

令两人感到意外的是,武崧不管旁边是不是还有人,直接把白糖拽进了怀里。

“完了我觉得他们俩还没说清楚。”

“不一定,你看。”

限制级的镜头并没有如约出现,取而代之的是笑得停不下来的白糖,武崧通红的耳朵脖子脸,和两人紧紧交握的手。

他们走出茶屋的同时,小青收到一条短信。

『小青姐你太棒了,我们没事了哈哈哈哈哈哈武崧他太可爱了,找你果真没错,谢谢啊!』

“就这么,没事了?”

“就这样,也不知道你那张晚娘脸是怎么回事。”

“……我好气,但还是谢谢你,你可以出师了,拯救失足青年去吧明月老师。”

“包括你吗?”

“你……!算了仙女不生气,不给魔鬼留机会。”

“跟你一起喝茶很开心,记得结账啊。”

不用操心,该在一起的,自然会在一起。

END

哈哈哈哈哈各位圈友大家好,今天吸猫了吗?

脑袋里想到这个梗就是一瞬间,对话体还真是难写【菜鸡笔力再现江湖

一个小短打,各位看得开心就好哈【

至于武崧说了什么,我会补完一个武白的场合,从武白的视角来说这个故事,我会尽快的哈!【快住嘴吧你。

最后,崧崧真好,真可爱

【安雷】绿墙 02

02


「他是一只可悲的金丝雀,因为他生来就不属于牢笼。」

男人这样说着,将手中象征着荣耀的剑递到他的面前。

「可他只有待在牢笼中,他才是一只真正的金丝雀。」

他虔诚地接过,剑柄上的狮头冲他龇着尖利的牙,皇家工匠精湛的技艺在这些微小的地方体现着它专有的严谨与奢靡。

「现在我将牢笼的钥匙交予你,骑士,你将为了他而奋战,直到献出生命,或者……」

男人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声音里似乎埋藏着一个疯狂的计划。

「你也可以将他彻底囚禁起来,让他终生为你而歌唱。」

冷汗瞬间爬满了他的脊梁。

当安迷修在窗外各种飞禽的喧嚣中睁开眼时,冰冷黏腻的感觉依旧存在。

见鬼,他到底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还金丝雀呢。

最近没看什么奇怪的电影,也过了那个有梦想的人年纪,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强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就很令人费解了。

说实话,在他还是个小朋友的时候,确实有过想要做骑士的念头,不许笑,他认真的。天知道他受了什么东西的荼毒,在小娃娃们咋咋呼呼地要当警察医生科学家的时候,他一句“骑士”吓懵了一堆人。

大家都还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年纪,脑筋慢点的十多分钟后都还没反应过来qishi是哪两个字。

安家爸妈对此一点都不反对,看着小安摇头晃脑地说出那些别的小孩儿都不知道的大道理,两位觉得很自豪。

看看,天才儿童。

后来小安就长大了,才醒悟过来这个世纪已经没有骑士这个职业了,凭什么王子公主还在,骑士就被革职了?为此他还郁闷了好一段时间。

后来的后来,小安拉着行李箱走进了医学院的大门,反正骑士和奶妈都是圣教堂系的,当个医生也算曲线圆梦。

现在,安医生正准备去和他的病人进行新一轮的交流。

在绿墙正式就职的这五天内,他把雷狮那两张没多少内容的资料差不多背了下来,而前几位医生的治疗日志也被他翻了个通透。

总结下来就三个字,脑壳疼。

撇开让人根本无从下手的治疗方案不说,日志上频繁出现的“安迷修”就让他的脑仁一阵疼痛,被锤子敲过那种疼。

他不是没有问过雷狮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从他第一天见面时的反应来看,这种问题他是有能力回答的。

然后雷狮就带着那种“你怕不是傻子吧”的眼神指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自己还不能说话。

“还没恢复?那你写出来吧。”

他把纸笔递给雷狮,看着他写了个歪歪扭扭的“我”,然后又划掉之后,兴致勃勃地开始画起了火柴人和小帆船。

期间他抬眼看了看安迷修,那眼神大概是想表达“抱歉啊太久没写字都忘了怎么写了”。别问安迷修怎么知道的,他就是知道了。

啊,头更疼了。

假如他是没能力配合的话,那么安迷修的头就不会这么痛,眼前的情况是,他明明可以配合安迷修完成治疗,但他就不,他所有的行为好像都只是为跟安迷修开玩笑。

性格顽劣的小朋友。

讲道理,如果不是看过雷狮的智商检测报告,安迷修简直都要怀疑他是没病跑进来装病的了。

安医生叹了口气,用钥匙打开了雷患者病房的门,他还没适应这房间里迷乱的光线,就被迷之出现在门口等高脚凳绊了个趔趄。

“呵。”

他听见病床边上站着的那个人笑了一下。

令他自己也感到奇怪的是,他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生气。

诶,这声音真好听。

————————————————

终于写完了!【我好菜。

说实话这种翻译腔真是把我自己给写笑了哈哈哈哈

看得开心

【安雷】绿墙

*安雷

*年龄操作有

*医生安25x患者雷17

*大概有一些转世啊啥的玄学内容

*ooc

以上

01

“绿墙”,是城郊新建的一所精神病院。

安迷修,是新调到“绿墙”的一位医生。

“绿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绿色的墙,不知道院长有什么癖好,肉眼可见的地方,爬满了长势喜人的爬山虎,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墙体的感受。

安迷修倒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科医生,经历了公立医院的朝九晚五后,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选择了城郊这家薪资更高,却更轻松的私立医院。

“绿墙”的特殊之处在于,每一位医生,只用负责一位患者。

而今天是安医生与他负责的患者见面的第一天。护士领着他穿过静谧的走廊,阳光从窗外叶片的缝隙,像彩色的玻璃窗。

玻璃窗。

红色丝绒地毯。

静谧的走廊。

有什么画面突然撞进了安迷修的脑袋里,但只有短短一瞬间。

似乎以前看过某一部电影里有这个场景?大概是西欧的故事,发生在皇室?

不行不行想不起来,记性太差了。

在脑内思想自我放飞的同时调侃了一下自己记忆力的安迷修无奈地摇摇头。

“到了。”护士突然转身道,“雷狮,17岁,妄想症患者,入院治疗已有三年,不过,没什么好转的迹象,准确来说应该是越来越差,三年前被送进来的时候他还能与人交流,并且在过程中会经常性的提起一个人,医生判断那是他妄想的‘产物’,打算从这个人入手,前期治疗进行得非常顺利,虽然几乎是问多答少,就当我们准备使用药物辅助治疗时,他却突然开始抵抗,从那以后到现在,治疗基本没什么进展。”

她转动着钥匙,将病房门打开,说道:“院长希望你能试一试,毕竟他算是院里最不让人头疼的那个了。”

扬起的灰尘让他下意识眯起眼睛,再次睁开后他的眼里便填满了绚丽的光。

那是一扇被糖纸贴满的窗户,外墙的爬山虎似乎是特意被扒开了,阳光大喇喇地照射在糖纸上,折出迷幻的色彩。

他的患者闭着眼坐在房间中间的高脚凳上,色彩的中央,被苍白的病号服包裹的身体蜷缩着,却并不瘦弱,看起来就像某种大型的猫科动物。

大概是感受到门口两人的视线,他抬起头来,睁开眼。

“因为他的不配合,我们没办法准确定位他的病症。”护士低头翻着手上的资料,“从初期的治疗日志看来,他一直念叨着某个人这个现象,比较像常见的情爱型,但他的表现出的‘喜欢坐在高处’,‘惯用命令的口吻’等,又比较贴合自大型。”

安迷修盯着他的患者,对方正好在这个时候向他看过来。

在看清他后,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雷狮的眼里闪过,太快了,在迷乱的光线中显得格外不真切。

“大概的治疗方案都在资料里,院长希望你能有些新的想法,如果在你这里能有突破是最好的,毕竟,他还这么年轻,出去的可能性很大。”

他看着他的身体向前探了探,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或许是太久没说话,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安

“剩下的我就不多说了都在资料里你自己看吧,走吧,现在我带你去到处转一下……”

--迷

“诶等一下,有个事情,档案上说他一直念叨的人,名字好像和医生你的一样,也叫安迷修。”

--修

他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仿佛有人坐在同样的位置,说过同样的话。

像是昨天,又像是,千百年前。

TBC

各位圈友大家好,我是风辰【可以叫我风大傻xxx

这篇文很充分地表示了什么叫想梗一时爽写完火葬场。

啊我菜鸡的笔力。

很多想表达的东西都没能写出来【给自己一大嘴巴子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愉快吧【谁会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