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好公民

【安雷】绿墙 02

02


「他是一只可悲的金丝雀,因为他生来就不属于牢笼。」

男人这样说着,将手中象征着荣耀的剑递到他的面前。

「可他只有待在牢笼中,他才是一只真正的金丝雀。」

他虔诚地接过,剑柄上的狮头冲他龇着尖利的牙,皇家工匠精湛的技艺在这些微小的地方体现着它专有的严谨与奢靡。

「现在我将牢笼的钥匙交予你,骑士,你将为了他而奋战,直到献出生命,或者……」

男人弯下腰,在他耳边轻声说着,声音里似乎埋藏着一个疯狂的计划。

「你也可以将他彻底囚禁起来,让他终生为你而歌唱。」

冷汗瞬间爬满了他的脊梁。

当安迷修在窗外各种飞禽的喧嚣中睁开眼时,冰冷黏腻的感觉依旧存在。

见鬼,他到底为什么会做这种梦,还金丝雀呢。

最近没看什么奇怪的电影,也过了那个有梦想的人年纪,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强的身临其境的感觉,就很令人费解了。

说实话,在他还是个小朋友的时候,确实有过想要做骑士的念头,不许笑,他认真的。天知道他受了什么东西的荼毒,在小娃娃们咋咋呼呼地要当警察医生科学家的时候,他一句“骑士”吓懵了一堆人。

大家都还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年纪,脑筋慢点的十多分钟后都还没反应过来qishi是哪两个字。

安家爸妈对此一点都不反对,看着小安摇头晃脑地说出那些别的小孩儿都不知道的大道理,两位觉得很自豪。

看看,天才儿童。

后来小安就长大了,才醒悟过来这个世纪已经没有骑士这个职业了,凭什么王子公主还在,骑士就被革职了?为此他还郁闷了好一段时间。

后来的后来,小安拉着行李箱走进了医学院的大门,反正骑士和奶妈都是圣教堂系的,当个医生也算曲线圆梦。

现在,安医生正准备去和他的病人进行新一轮的交流。

在绿墙正式就职的这五天内,他把雷狮那两张没多少内容的资料差不多背了下来,而前几位医生的治疗日志也被他翻了个通透。

总结下来就三个字,脑壳疼。

撇开让人根本无从下手的治疗方案不说,日志上频繁出现的“安迷修”就让他的脑仁一阵疼痛,被锤子敲过那种疼。

他不是没有问过雷狮为什么知道他的名字,从他第一天见面时的反应来看,这种问题他是有能力回答的。

然后雷狮就带着那种“你怕不是傻子吧”的眼神指指自己的喉咙,示意自己还不能说话。

“还没恢复?那你写出来吧。”

他把纸笔递给雷狮,看着他写了个歪歪扭扭的“我”,然后又划掉之后,兴致勃勃地开始画起了火柴人和小帆船。

期间他抬眼看了看安迷修,那眼神大概是想表达“抱歉啊太久没写字都忘了怎么写了”。别问安迷修怎么知道的,他就是知道了。

啊,头更疼了。

假如他是没能力配合的话,那么安迷修的头就不会这么痛,眼前的情况是,他明明可以配合安迷修完成治疗,但他就不,他所有的行为好像都只是为跟安迷修开玩笑。

性格顽劣的小朋友。

讲道理,如果不是看过雷狮的智商检测报告,安迷修简直都要怀疑他是没病跑进来装病的了。

安医生叹了口气,用钥匙打开了雷患者病房的门,他还没适应这房间里迷乱的光线,就被迷之出现在门口等高脚凳绊了个趔趄。

“呵。”

他听见病床边上站着的那个人笑了一下。

令他自己也感到奇怪的是,他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生气。

诶,这声音真好听。

————————————————

终于写完了!【我好菜。

说实话这种翻译腔真是把我自己给写笑了哈哈哈哈

看得开心

【安雷】绿墙

*安雷

*年龄操作有

*医生安25x患者雷17

*大概有一些转世啊啥的玄学内容

*ooc

以上

01

“绿墙”,是城郊新建的一所精神病院。

安迷修,是新调到“绿墙”的一位医生。

“绿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绿色的墙,不知道院长有什么癖好,肉眼可见的地方,爬满了长势喜人的爬山虎,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过墙体的感受。

安迷修倒是真正意义上的精神科医生,经历了公立医院的朝九晚五后,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选择了城郊这家薪资更高,却更轻松的私立医院。

“绿墙”的特殊之处在于,每一位医生,只用负责一位患者。

而今天是安医生与他负责的患者见面的第一天。护士领着他穿过静谧的走廊,阳光从窗外叶片的缝隙,像彩色的玻璃窗。

玻璃窗。

红色丝绒地毯。

静谧的走廊。

有什么画面突然撞进了安迷修的脑袋里,但只有短短一瞬间。

似乎以前看过某一部电影里有这个场景?大概是西欧的故事,发生在皇室?

不行不行想不起来,记性太差了。

在脑内思想自我放飞的同时调侃了一下自己记忆力的安迷修无奈地摇摇头。

“到了。”护士突然转身道,“雷狮,17岁,妄想症患者,入院治疗已有三年,不过,没什么好转的迹象,准确来说应该是越来越差,三年前被送进来的时候他还能与人交流,并且在过程中会经常性的提起一个人,医生判断那是他妄想的‘产物’,打算从这个人入手,前期治疗进行得非常顺利,虽然几乎是问多答少,就当我们准备使用药物辅助治疗时,他却突然开始抵抗,从那以后到现在,治疗基本没什么进展。”

她转动着钥匙,将病房门打开,说道:“院长希望你能试一试,毕竟他算是院里最不让人头疼的那个了。”

扬起的灰尘让他下意识眯起眼睛,再次睁开后他的眼里便填满了绚丽的光。

那是一扇被糖纸贴满的窗户,外墙的爬山虎似乎是特意被扒开了,阳光大喇喇地照射在糖纸上,折出迷幻的色彩。

他的患者闭着眼坐在房间中间的高脚凳上,色彩的中央,被苍白的病号服包裹的身体蜷缩着,却并不瘦弱,看起来就像某种大型的猫科动物。

大概是感受到门口两人的视线,他抬起头来,睁开眼。

“因为他的不配合,我们没办法准确定位他的病症。”护士低头翻着手上的资料,“从初期的治疗日志看来,他一直念叨着某个人这个现象,比较像常见的情爱型,但他的表现出的‘喜欢坐在高处’,‘惯用命令的口吻’等,又比较贴合自大型。”

安迷修盯着他的患者,对方正好在这个时候向他看过来。

在看清他后,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雷狮的眼里闪过,太快了,在迷乱的光线中显得格外不真切。

“大概的治疗方案都在资料里,院长希望你能有些新的想法,如果在你这里能有突破是最好的,毕竟,他还这么年轻,出去的可能性很大。”

他看着他的身体向前探了探,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或许是太久没说话,他发不出任何声音。

--安

“剩下的我就不多说了都在资料里你自己看吧,走吧,现在我带你去到处转一下……”

--迷

“诶等一下,有个事情,档案上说他一直念叨的人,名字好像和医生你的一样,也叫安迷修。”

--修

他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

仿佛有人坐在同样的位置,说过同样的话。

像是昨天,又像是,千百年前。

TBC

各位圈友大家好,我是风辰【可以叫我风大傻xxx

这篇文很充分地表示了什么叫想梗一时爽写完火葬场。

啊我菜鸡的笔力。

很多想表达的东西都没能写出来【给自己一大嘴巴子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愉快吧【谁会愉快。